导航栏

NetScreen的往事

发表于:技术相关 2014-04-205:05 阅读量:2,471

1.下午要在厦门见邓锋。突然又想起了许多。我是一个能写代码的文艺青年。决定在weibo上,来写写过去,算作为逐渐老去的我们的一点纪念。。。

2.2001年的9月11日的早晨。我大概7点左右被人叫醒。纽约遭遇攻击!“。在电视上我看着第2架飞机冲入Tower Building,恍惚做梦一般。。。上午去公司。。。大家都很担心。知道NetScreen的创办人Feng和Yan也在纽约,处理公司上市的事情。大家都很担心他们。我们是兄弟。

3.应该是中午的时候传来消息。他们已经跑到亚特兰大去了。在等待转机。。。大家都在等着他们的回来。记得是晚上7点左右,夏天的加州,依然天很亮。我和Shalang(现Juniper Beijing Director)在楼下抽烟。看见Feng和Yan下车了。。。我是个很感情化的人,冲上去拥抱了Feng。

4.Yan是个比较严肃的人,而我的工作基本上是他和Yuming[Palo Alto创办人,今年上市,发大了]直接领导。他经常修理我。有点怕他。不敢和他拥抱。Feng很随和,喜欢开玩笑[含黄色段子]。大家都喜欢他。。。

5.9年前的12月,早晨醒来。惯例看看股票NSCN。31+。当时晕倒在地上。。。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掐掐了自己的butt,很挺痛,是真的。NetScreen被Juniper 42亿美金收购! 。。。到办公室,大家都很高兴。Feng来了。在我cube区域问大家:感觉如何?Yuming说:太好了!我没敢吭声。

6.我永远记得Feng当时的眼神,黯然了一下。但被我catch住了。我理解他的心情。我在嘴边的“太棒了”变成了:有点不舍。。。确实也是。大家从来没有想到这一天。农民工要收钱了,是高兴,但确实也不舍。毕竟我们付出了许多。。。Feng/Yan当然最多。

7.Feng哥在Netscreen期间有个毛病。10点或者11点查哨。溜达一圈。我年轻的时候是爱熬夜的人。基本上都在。Hillstone的王总也一般都在。王总有个恶心人的毛病,开着音乐。大概有4,5个总在。我在Netscreen研发工程师里算年轻的一批,而且调板子,常熬夜。

8.Yuming是我的supervisor。但基本上不管我。他忙ASIC设计。我算OS和系统工程师。基本上是Yan直接在管我,例如查我的代码。Yan很严厉,是典型清华男(呆板,不幽默。现在好多了)。他大我6,7岁。觉得我很聪明,对我要求很严格and爱护。我非常感谢他。

9.我做事很快,缺点自然是不严谨。我CS知识结构非常完整,但经验不足。Yan和Yuming很耐心的train我,把我培养成了NetScreen的一个重要的角色-新系统的试飞员的角色,和调系统性能的高手。谢谢他们。

10.Yan是NetScreen打键盘,和我见过的,打的最快的。他VI用的是如飞。特别是我们路过Y办公室的时候。我们现在都怀疑小样是在乱敲,装的。写程序那有那么快的。。。NetScreen有一些人打键盘的指法都不标准,我一直很look down。CS/EE的人不会打键盘,如果是我,我就找豆腐撞死。

11.Netscreen的中国工程师最高兴的就周六加班,中午去吃油条,豆浆。我们最喜欢的是“状元楼”。那里有一个女招待。年轻,漂亮,以前国内据说是某省体育大队的。大家都起哄她和Feng暧昧。Feng也不解释。她也不反对。花样年华,快乐的时候。其实那时Feng也就是30多岁,很年轻。

12.Frank Zou(前Juniper中国的头)最爱吃韭菜盒子。次次点。Yan贼欣赏Frank。Frank最近也离开Juniper了。。。也算end了。我在NetScreen期间恃才傲物,得罪了Frank许多。Frank也对我下了许多次屠刀。。。但现在想起来都是个笑话。大家其实都很年轻,当年。

13.“够淫荡?”[Going down?]。这个黄色段子是Feng教我的。他有一次和我在电梯上,他问我“你够淫荡吧。。。?”。我当场就晕倒了。Feng如何这么了解我?!我答道:yes,I am。

14.Netscreen的晚饭是免费的。许多吃货为此长了许多斤。主要是硅谷的一家叫做“岳阳楼”提供的中餐。后来为了考虑印度兄弟,也陪了印度食物。我很喜欢其中的羊肉。吃完大家就玩,打球,或者围着Feng聊天。他在哪里都是主角。

15.我们有时常拿Feng开玩笑,例如说他在清华成绩不好。Yan是个好学生,乖宝宝的类型。Feng还是很喜欢辩解,说他毕业的时候是优等生,很厉害的。他越说,我们越非不相信。Feng老婆是博士,Feng不是。也是我们常挤兑他的一个话题。。。估计他很受伤害until发财:-)

16.Feng的儿子那时还很小,不到兵乓球桌高。有时去公司。就躲在他爸爸的腿里。性格比较soft。现在长大了,是一个很好的大男孩。今年暑假已经在我公司里做实习了。。。我还带和教他打羽毛球。他很喜欢。

17.有一阵,我们吃完晚饭,去旁边的一个Gym打篮球。。Feng也和我们一起打过一阵。他其实打的不错。技术一般,打后卫。没有突破性。但他的视野确实不错,有组织能力。我打篮球的位置是右后卫,突破能力很强,特别是2次篮板能力。唯一的一次脚受伤就是那个期间。脚歪了一次很厉害

18.Yan比较严肃,开玩笑开大了有时会急。当然,除了说女的喜欢他。天下男人似乎没有为这个翻脸的。拿Yan开玩笑基本上是说他在清华就知道死读书,没情趣。还有说他是清华伪校友。他大四估计就出来了。反正大家就是开心的闹。

19.Feng对执行力要求的特别严。就是决定了就要去做。可以错,但不要扯。所以,NetScreen的研发速度非常快。一和中国工程师的风格有关系,二就是公司的DNA就是快。对客户问题对待的特别严重。基本上有问题不过夜。24小时的搞。我的许多凌晨是在公司度过的。

20.唯一一次看见Feng当面掉眼泪是他在离开Juniper/NetScreen的那次party上。毕竟NetScreen是他创办的,感情很深。是他生命中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NetScreen对我和许多其他中国工程师也一样,产品里有着我们的汗水,我们的尊严,有着第一代移民为了活下去在异乡拼命的眼泪。

21.ScreenOS5.0是做的比较辛苦和最重要的一个release。做了1年多。Yan顶住压力,坚持下来。为后来的5000,2000和NetScreen后来5,6年的系统打下了重要的基础。记得当时我改写了所有的编译选项,改写了整个系统的makefile。我坚持:zero warning。当场整个公司软件快没法玩了。

22.大家之前对编译基本上不懂。来了一个我这样的大家快受不了了。记得有几万个gcc warning。我把系统set为tolerate为zeor warning。大家叫苦连天。几次溜到Yan office:Yan,是不是give up?这帮小样快撑不住了。Yan考虑了N秒,说:再熬几天。。。终于在某一天zero warning了。

23.5.0之前,ScreenOS的模块不能单独编译。效率非常低。100+的软件团队,改一行代码,要整个重新做build。我先是把Linux整个makefile体系通读了。然后整个改写了ScreenOS的makefile结构。每个模块可以单独做obj build了。最大的难度是要做6,7个平台的target。

24.后来Chiwei(现Juniper Director),Ting(现Hillstone CTO)也进来和我一起做build优化。Ting非常聪明。13岁进科大少年班。UTAustin的物理博士。他把整个build做了并行编译。整个软件团队的效率可以说提高了许多倍。现在看ScreenOS branch的makefile,我们3人的名字在上面。

25.整个系统都build了。整个软件team的eye就在我身上了。我需要把所有的platform带起来。那时应该有:ns5,25,100,500,5000。涵盖ppc850,405,750,mips的4K/7K.那天晚上做到2点am。一个个的调把板子带起来能telnet,fixbug。最痛苦的是:大脑在不同的CPU的指令集切换。很痛苦。

26.NetScreen/ScreenOS是一个home grown的系统,从板子,汇编,kernel,一层层的搭。我大概wc过cpu target的行数。我大概写了5万多行汇编代码。。。基本上我的所有智力都搭进去了。。。其中是写PPC750写的最艰难。对MMU基本上花了6个月的学习和反复读Linux的代码,才能动手。

27.Netscreen/Screenos之前没有routing。是在3.1左右Changmin Liu(现Aerohive创办人,CTO。清华CS的)领导做的。他现是Feng和Yan的香饽饽。Aeriohive估计明年要上市了。changmin最大的特点是:踏实,黄牛,好学。Y每天都要学新知识。如果你和他一起去看科技展览,基本上崩溃。

28.我对数通系统对MM的要求基本上是和Changming做Routing时学会的。Routing需要许多小memory block,例如BGP,OSPF。如果MM是简单的buddy system,就效率很差。我当时邪门的拿CPU cache的概念給Y做了一个64,128,256,512的mem cache机制。其实就是lazy 回收。效果不错。

29.NetScreen半壁江山是ASIC。特别是到了NS5000之后。Feng是兼管硬件部门。手下大将之一就是现在的Hillstone的CEO Jian。Jian为NetScreen立下了汗马功劳。另一大将是Raymond也就是@读图年代 另一个创始人。Raymond 15岁进清华是高考状元。说是天才有点过分,说他聪明是侮辱他。

30.Feng,Yan和Raymond都是(8)1字班的。Feng和Yan都自己承认IQ不如Raymond。估计这是1字班不需要去argue的命题。据说Raymond是那种平时打牌,考前抄作业,然后通宵看一晚上书,第2天靠第1的那种人。气死无数平时辛勤读书的乖宝宝。NetSreen的ASIC是Raymond负责的。

31.NetScreen的华人工程师清华的最多。主要分布是(8)6字班和之前的。Feng的同学(8)1字班的也有4,5个。我们经常拿1字班的哥们开玩笑。例如,Chuangrong,Bo。他们都是和Feng和Yan一个宿舍的。例如,试图挖掘谁是死读书的。似乎都很鄙视乖宝宝。。。其实乖宝宝才是对的。

32.工程师里似乎基本上没有北大的。刚才想了一遍都没有回忆起来。不知道北大的人都跑到哪里去了,难道都在做教授?当然,Feng的老板是北大的。他老婆是北大的。

33.netscreen和硅谷里清华EE的人很多。他们都很聪明。但在CS方面的基础通常不太好。但基本上都是通过聪明弥补了这个缺点。软件方面做深比较吃力,但对在硅谷混基本上游刃有余。总的来说,从总体而言,清华的人确实很优秀。但单个样本也不是每个人都优秀。case by case。

34.清华的毕业生有个很interesting的habit。是否本科是清华的。否则,他们似乎觉得你还不是清华的。这其实是个很bad的恶习。真正的大胸怀就是要海纳百川。北大的图书馆员毛润之如何?我估计北大抢还来不及。。。进清华其实只意味着你高中时期比较好。这样定位就比较平和了。

35.Netscreen华人工程师基本上没有什么学校,名校的纷争。大家清楚的认识到,大家现在共性最大的不是学校,而是“硅工”,或者“码农”。都是失路之人,他乡之客。只有抱团,相濡以沫,才能活下去。

36.和清华毕业生要通过差异化竞争。我基本上是工程师里最有文化的[他们是有知识,没文化]。基本上公司里所有的诗词都是我写的了。大家都叫好,公司email就全Cc诗词了。Feng和Yan也很欣赏我的文化。他们太缺乏了,估计。

37.Changming(CS of Tsinghua,现Aerohive的创办人,CTO,明年的亿万富翁)比较喜欢附和诗词。但实在是一提笔,就暴露了清华被50年代院校调整后文科全无的缺点,他的诗词基本上定位为打油诗里面的上乘。与他对网络,Routing相比,差太远。

38.Feng,Yan,Chuangrong,Mo都是一个Tsinghua当年一个宿舍的。他们都嘲笑Yan是乖宝宝。天天上自习,做作业。Yan也承认。Yan最大的优点是非常严谨,非常有discipline。这和他来自书香门第有很大的关系。现在的他天天健身。外形打扮很年轻。像个Teenage了。Yan为人非常的善良。

39.Yan当年对我要求很严格。他EE出身,CS基础,ummm,有点不好(和我比),但异常聪明[画外音:永远不要低估Tsinghua优异生的IQ]。我給他一解释一个什么东西,他立刻就明白,然后支持。Yan是我个人认识里看见C语言写的最好的一个人(之一吧,不要伤害TA人)。

40.Feng眼里Netscreen的乖宝宝是Changming,Jian。Aerohive的创办人,Hillstone的创办人。Feng说:他们两不聪明(我刚加的,heeeee)但,坚韧,能吃苦,是做事的人。Feng还是牛。Aerohive,Hillstone就是做的好。比@读图年代好。我觉得Aeriohive,Hillstone的前途一定是光明的

41.Feng是个非常细心,重感情的人。记得特别深的一次。Juniper并购之后,Keith Gao是第一个Netscreen-er的人要离开公司了。在他家party。我们都去了。都在想Feng是否回来。。。他带着一瓶wine来了。大家都很感动。觉得他很重感情,很义气。是个做老大的人。谢谢Feng。

42.2004年4月15日是NSCN在美国NASDAQ最后一天。我我那天请了Yan在食堂吃饭。是和Ting,Wilson,Yonghui在一起。没说啥。就是觉得NSCN的symbol要成为历史了,有点伤感。我想表达对NetScreen,Feng和Yan的感谢。好像记得当时我劝Yan以后去做nonprofit的事情。Yan看着我良久。。。

43.如果说Feng是我们中国工程师的精神领袖,Yan就是一个技术男。他没发财之前,每天就看着他的那个日本车来上班。基本上每天是9:30AM到停车场。然后到了办公室,(故意)把键盘打的哗哗想。我们也就开始打。。。开始了一天的打键盘的工作。

44.ScreenOS 5.0的MM基本上是我全部重写的。但大改了3次才被Yan通过。我基本上被他打击的认为自己不会C了。后来他基本上把Pseudo代码都写出来,我去写具体。他对C和callback和pointer的用法,typedef做数据结构的功夫基本上是令我无法不佩服。谢谢Yan对我的耐心。谢谢你,兄长。

45.软件的人最怕的是接到Yan的电话,意味着你代码有问题了。Yan后来不可能有时间写具体代码。但设计,review和在关键问题抓的严。給我的电话是特别多。他清楚,我的代码如果出现问题,不是drop packet的问题,是系统死翘翘,去他办公室的路上,我都是一路小跑带着泪水去的。。。

46.Yan对我最狠的一次是:晚上,我去打篮球了。Feng也去了。之前有一个customer issue。好像是NS100(MIPS CPU)。需要我协助。但我太贪玩了,打球去了。被人“告状”了。被人从球场叫回去。我站在那里。他看着我,一声不发,大概有2,3分钟。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时刻,头都大了。

47.最后我憋不住了,说到:我,我,我和Feng打球去了[我太卑鄙了我],那个问题和我没关系[是真的]。。。他听我再解释了一下技术原因。没骂我一句。但那盯着我2,3分钟的silence吓死我了。Netscreen的研发文化就是:客户问题来了你就是和小姐开房脱到一半,也要穿起来,回来。

48.那个把我从球场上叫回去的人,就是现在@百米网的老大之一黄总。老黄是NetScreen大家都很尊敬的大哥。技术深厚,特别稳重踏实。是许多大的release的负责人。Yan非常信任他。我们大家也都非常信任他。他也是Juniper Beijing的最初的负责人之一。老黄是一个为人宽厚的人。

49.NetScreen软件团队也有7,8个台湾兄弟。大陆来的弟兄们对他们的政治立场都把握的很清楚。例如,谁是台独。吃饭聊天的时候,许多乐趣就是谈台湾。然后大家起哄。基本上对深绿的人都是围攻。台湾的兄弟无法不投降。但这一切都不妨碍我们对凝聚在NetScreen这个集体共患难的力量。

50.Netscreen期间有2年没有涨工资,但没有裁员。至少我没有涨[不会就我吧?,天]。那段时间是硅谷最艰苦的时候,许多公司裁员,许多人没有工作。但NetScreen就象一只在风雨中的船,摇摇晃晃的前行,我们这些华人工程师在奋力前行,也在小船里互相依赖,生存。自己和家庭。

51.每年会发一个bonus和一些追加股票。我们属于Yan直接统管。所以都是Yan决定。Yan通常和训人一样,是給你cube打电话。我的电话响了,同样,小跑带着泪花(这次是幸福的泪花)。Yan会笑咪咪的給我一个number,而且说:給你特别多。。。我反正从来没信过。我非常自足。很高兴。

52.NetScreen研发的官方语言是汉语。这也算是硅谷的奇葩了。只有在印度弟兄或者白人的时候,才用英语。Email全是用英语。我开始的时候还坚持英语,但很快就挡不住母语的诱惑。为了口语不退步,我还曾经坚持每天上午躲在楼下读报纸,很搞笑。后来也就拉倒了。爱扎地就扎地吧。

53.在NetScreen我算是能写slides(胶片)的。写设计报告很玄。算才子。这个感觉直到去了华为美研才破灭。在华为的那些美轮美奂的胶片里你唯一能挑剔的就是中文写的,其他的都perfect。华为的胶片绝对天下无双。硅谷的胶片通常是简单,靠讲。华为弟兄的是胶片本身就是论文。

54.Netscreen基本上是5天半工作制。但不强制。为了周6的油条,吃货们(例如,我)都会被中枢神经系统控制着开车去公司。。。“想吃油条嘛?来加班吧”。这就是我们当年单纯的动机。。。大家通常吃完后,干点活,就回去了。。。

55.Feng贼自豪的两个事情。1.晚上停车场车贼多。高兴。说明大家都在耗着。 2.研发基本上没有人辞职。他很自豪。说明队伍有凝聚力。我和Feng比较熟,而且我性格比较随意。他问我N次:你觉得我们研发水平如何?我每次都恶心他:below average。后来发现,是因为敌人更烂。

56.NetScreen的研发的唯一法宝就是:快。研发结构也是:基于ASIC的快。不玩虚的,不玩理论[也不懂]。就是快。。。我们的产品是哗啦啦的往外到。我是板子哗啦啦的调。没啥胶片。就是做了再说,拿去卖钱买油条和韭菜盒子。

57.Netscreen Beijing研发,现Juniper研发是04年开始折腾的。最开始的几个人现在都是Hillstone网络的创办人和其他(包括@百米网 的老黄)。Juniper在中国的第一人是我从3百个resume里唯一挑出来的。而且是个MM。现在是Juniper Beijing的头,Ying Zhang。故事很好玩。

58.04年的夏天,我在折腾和计算所合作做一个NPU的gcc编译器的事情。那时的我喜欢编译了。Ning(Hillstone创办人之一,当时在和Jian负责创建Juniper北京研发)住在东边的中国大饭店。我去看他。好几百个resume。他是个懒人(聪明人都这样),我勤奋(傻子都这样)。让我帮他挑。

59.为了蹭饭(我的毛病),我含着泪水看resume while他在看@读图年代 的美女图。 我看呀看呀,都觉得不好。但突然看见一个resume,hit了我的眼睛。。。是我唯一觉得不错的,而且是个MM。Ning当时就来劲了。男人都不是好东西。。。我解释到,我看中她做过military projects。

60.我真正的强项是million critical system,做数通是玩票。所以对有军工项目背景的人特喜欢。觉得一定是个负责的人。Ning半信半疑的点了点头,又接着去看@读图年代的美女图了。。。后来告诉我:招了。而且非常不错。Ying,你一定能看到这个weibo,饭票好了没有?。。。

61.中国人在一起文人相轻的事情难免。硬件团队的人看不起软件团队,说软件烂;软件团队说硬件团队烂,需要补丁掩盖芯片缺陷。其实真相应该是都烂,但做成系统能跑起来,不烂就行。还有就是:敌人更烂。所以说不怕烂,就怕没特点。NetScreen的产品的特点就是:基于烂硬件的烂软件

62.NetScreen产品是针对企业网的,少量运营商。快速多变。所以,ScreenOS不是那种TOT的release model。是无数个branch分支。我们用的是svn。客户需要一来或者客户问题,拉branch。所以,每次merge branch都贼累。谁被任命为merge的lead,其实都心里骂骂咧咧的,觉得被领导整了。

63.Feng/Yan的时代,中国工程师基本上是flat结构。官不多。在Feng和Yan的威望下队伍特别有战斗力。大家就是一心干活,Feng和Yan指东我们就打东。没想法。但这flat结构也为融入Juniper之后带来了巨大的混乱,if not say,中国工程师的灭顶之灾。。。失去了猴王的猴子,乱了套。

64.记得好像是2004年4月15,还是18日,大家正式换得军装。退NetScreen的Badge,换发Juniper的Badge,还领了一个Juniper的backbag。我还特喜欢。细心的我发现,Yan从来没有背过那个包,never,ever。Yan感情内向ing。

65.NetScreen在融入Juniper之前,并购过2家公司,OneSecure和Neutoris。OneSecure是做IDP。创办人是Nir。这个团队是NetScreen IDP技术的开始。。。也是现在PaloAlto Network的原型。PaloAlto最开始的骨干力量都是当年OneSecure的。OneSecure里有一个女孩Song。。。

66.Song是北大物理系毕业,然后Caltech(加州理工)专业是天文物理。IQ有多狠就不需要说了。更可怕的是天天笑咪咪的,说自己啥都不懂,人谦虚的不行。所有的人都喜欢她。我也很喜欢她。她没事就夸我。我也没事去她cube溜达。她现在发大财了,她是Paoalo最早期的工程师之一。

67.据说Song从来没有学过计算机去OneSecure是去打酱油。说帮你们做html吧。有一次一很难的技术问题,公司搞不定了,在满地找牙。据说Song弱弱的问:我,我,我可以试一下嘛?在大家怀疑的目光下,北大和加州理工的同学笑咪咪的搞定了。然后说:我不懂的。你说她有多可爱?

68.我是一工程师另外一个角色是民科。专研NP是否等于P多年。那段时间在试图扩展计算的物理含义,在非引力场里解决图灵机的问题。没事就去Song座位上让她給我解释相对论洛伦兹变换等。Song就耐心微笑的給我讲呀讲呀。。。最后一次见Song是5年前了。听说她依然那样,美丽,善良。

69.最近一次听到Song的消息是今年。说她在PaloAlto Networks被提升为DE (Distinguished Engineer)。这就是一个北大女生天天“我不懂的,你们好厉害呀。。。”的成长之路。估计计算机比天文物理确实容易了太多。。。她是不懂,但架不住她一看就懂呀。。。太悲催了。

70.NetScreen收购的第2家公司是Netrois,是SSL VPN的领头羊。收购Netrois是的NetScreen在IPSEC和SSL方面都具备了解决方案。但在Netrois的收购还没有被消化的时候,NetScreen就被Juniper收购了。Netrois是印度人为主体的公司。从被收购到基本上全面控制了NetScreen的研发。。。

71.记得很清楚,Netrois在merge之前,连续提拔了N个Director干部和相关人事。而那时NetScreen研发,中国工程师的干部结构基本上不完整。只有1,2个director,其他的大多数为flat。这个布局为将来中国工程师队伍的生存,空间埋下了巨大的被动,持续了4,5年。而且没有翻盘的余地。

72.NetScreen成了Juniper的一个BU,针对企业网,和目标运营商市场的集成。中国工程师突然发现整个BU的头,研发的头都成了印度人了。。。大家都知道过去的日子不再有了。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一丝不安。不具体,但存在。。。

73.Feng/Yan的离开,剩下的中国工程师基本是群龙无首。在研发,人事上基本上全面失去了控制。就象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中度过了汉江的180师。只能自保,失去了集体的力量。。。一个一个的倒下,出走。精华尽失。

74.中国工程师唯一能坚守的就是北京搜狐大厦里面的研发中心。在任何场合,坚持研发如果outsourcing就要到中国。大批中国工程师东归祖国,以求自保。其中目前Hillstone Networks的高层基本上都是当年的东归的人马。在把研发挪到中国,NetScreen的华人工程师是对得起良心的。

75.05,06年,Jian带领一批人出走,创办了Hillstone Networks。Changming带领一批人出走,创办了AeroHive Network,Nir/Yuming出走,创办了PaloAlto。Ting出走创办了Sigma。剩下的老弱病残(含我)每天以泪洗面的,艰辛的过着日子。。。送走了Sunnyvale的一个个日落和日出。。。

76.NetScreen残部忍着巨大的压力,成功的把SRX 5000系列做了出来。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记得曾经有一个number:世界上,在美国的iPhone,90%的流量都要通过SRX 5800系统。我们非常自豪。做SRX5800,基本上我把我在对CPU,OS,分布式系统所有的能力都用上了。

77.NetScreen队伍的混乱,給市场(其实是战场)突然留下了巨大的空间。Fortinet活了下来。出现了Hillstone出现了PaloAlto。而这一切如果处理的好,都不会出现。当年的NetScreen的研发就象刚过了江的第四野战军。可惜,一个方向的转折,导致大军的崩溃并在历史上留下了一个传奇。

78.04年以后,在北京的酒吧里,有时会经常出现一批土里土气的人,穿的很随便,T-shirt,全棉的裤子。他们都号称“刘先生”。这批要钱没钱,土里土气的工程师,也就是玩玩“洗刷刷,洗刷刷。。。”的游戏,不敢乱来的人就是NetScreen余部之一。其实都是老实孩子。我从来不去。

79.04年后我控制着NetScreen BU的kernel团队横跨Sunnvyale和Beijing。为了做SRX 5000我有意招聘了许多刚毕业博士。加强理论和基础弥补netscreen弱点。在美国的团队博士率达到60%+清华毕业的达到70%+。可以说是Juniper或者整个硅谷非常精英的一个团队。而且全是中国人。

80.Cavium那时还是startup。我们是Cavium第一个用户,拿他们芯片做ISG2000的crypto engine。折腾的够呛。许多bug。ISG2000压力很大。当时是James负责(Tsinghua CS现在在Aruba Beijing负责人之一)。他很痛苦折腾了4,5个周末。有一周末Cavium的CEO/VP E都被拉过来了陪着他调试

81.James当时是NetScreen最年轻的工程师。算小宝宝。清华CS科班出身。但当时的他对硬件有点陌生,不象我当时已经是兵油子了。我猜他当时对来NetScreen肠子都悔青了。他每天泪汪汪的来;每天泪汪汪的走。每天加班。和我说:再这样下去,就要离婚了。他老婆是美女。

82.James当时压力很大。ISG2000是NetScreen第一个多CPU系统。基于IBM PPC7447。CPU的汇编target和ScreenOS系统对多CPU系统的扩展是我写的。ASIC芯片也好了。就差他这个环节。时间大概是2003年秋或者冬。新板子,新cpu target,新kernel扩展,新ASIC,新cavium芯片。means what?

83.调系统和做人一样,要有底线。否则没法玩。当一个系统都是新的module的时候,不出问题都好;一旦出问题,头就大。不知道是什么问题了。。。James开始race to bottom了。怀疑我的cpu,kernel代码有问题。。。我很理解。NetScreen工程师许多人有这个习惯。

84.NetScreen期间,一旦软件系统不稳定,或者什么memory corruption,是许多工程师最happy的事情,会控制不住的暗喜,然后把我整进去,似乎都是我的问题。人是有sin的。调bug的时候也一样。没有自己揽活的,都是恨不得转給别人。自己摆脱干系。。。

85.James是在給Cavium当小白鼠。帮助发现了许多bug。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最后所有的人都来了-发现是Cavium Crypto Chip的电压和ISG 2000 I/O板子的电压配不好不稳定。好吧,你说这些事情有学问嘛?生活就是这样。。。加了一个电容,就好了。Chip happy了。James到现在也没有离婚。

86.ISG2000和后来ISG2000+QNX微内核的IDPModule基本上是NetScreen自己做的最高峰了。后来的SRX系列,就算JUNOS Based系统了。ISG2000为NetScreen BU之后的4,5年带来了许多银子,也为Juniper Beijing带来了稳定。Sunnyavle大概在06年左右就不管了,全力做SRX 5000了。

87.我自己调板子的生涯也停留在ISG2000+4IDP卡了。SRX我让小弟兄调板子了。通过PCI,CPU板把4个IDP处理板子8个CPU的运行起来和整个OS转起来成了我的最后为NetScreen的亲手工作。我和BinFang(做loader,Tsinghua EE)的生日数字被我们用来做CPU之前同步的majic number。

88.Bin,安徽桐城人。清华EE。脾气倔强。让他在技术上服气的基本上没有,除了我。另外,我每天嘻嘻哈哈的,很符合他的脾气。我后来成了他的manager:-)。他是kernel group的第一人。我两从头到尾1个星期把4个硬件卡,8个cpu调通,异构os。之前,从来没有做过。我俩非常自豪。

89.Netscreen期间,我和Bin在一起工作最紧密,关系也非常好。我两很谈的来:谈钱,谈女人,骂领导。贼投机。他做loader,我做kernel。他是NetScreen系统回来的第一个战壕,我是第2道战壕。他事情貌似比我少,但不能出错。我每次都很纠结:希望他能慢点,或者遇到什么问题。

90.硬件摸多了的感觉不是象软件,特熟悉。硬件摸多了是会怕。我后来就怕。是无法克制的一种担心。和硬件相关的代码每次其实都是重写,可复用的不多。我每次都希望Bin能出点事[我太卑鄙了],这样我就可以多过2天好日子。听到他来抱怨似乎板子有问题,我的心情就快乐的上了天。

91.NetScreen我扪心自问,有些人和事对不起我,我forgive了。我自己对不起Bin(Tisnghua EE)和Liang(Tsinghua 自动化)。他们是在NetScreen最混乱的时候,和我在一起,同甘苦。我觉得我没有能力为他们做更多。特别是Bin,他06年就离开了。我力劝。但他去意非常坚决,回上海了

92.我有了点权力之后,发现NetScreen员工的level和工资比Juniper的match不上,差1,2个级别。我就利用一切机会做调整。很难很辛苦。调整了2,3年,才拉平。我估计许多其他NetScreen的manager也遇到我同样的痛苦。其中我做错了一个事情。。。

93.我很重感情。在调整过程中,对新招来的那些刚毕业的博士们的工资就压在了老人的下面。1年之后,我意识到这是不对的。我正确的做法是:1.让新来的一步到位,工资和level落在正确的位置上。 2.同时调整老人。这样才是最智慧的做法。。。

94.我后来利用一切机会給我自己的弟兄长工资。还经常都手下的manager給弟兄长工资不给力不高兴。反正钱不是我的。不給就被别人浪费了。。。我在离开Juniper的时候,一夜之间,提拔了2个manager,基本上所有的人调了一级。。。中国人就应该帮助中国人。特别是在异乡。

95.为了让弟兄们过的爽我还整了一个土政策每周可以work at home一天。来同学了去见小三了,都可以work at home。不要PTO。换言之,凭空涨了20%的工资。其实这些都是小意思。士气好了工作效率才高。为公司的贡献才大。不客气的说没有我和我Kernel Group的虎狼之师,SRX不可能。

96.NetScreen设备我遇到最难的问题是:当迅猛(burst traffic)的数据packet灌设备的时候,设备无法管理了。console CLI都不相应了。从3.6调到5.x。确实比较tricky。那时有没有什么multicore。最高的也就是7447 CPU。问题出在:许多packet无法通过ASIC through,需要CPU处理。

97.Jupiter芯片被cancel是NetScreen合并到Juniper之后研发路线的重创。基本上否决了NetScreen研发的根本-Fast Path。这直接导致了Raymond的出走,和NetScreen ASIC团队的陆续瓦解。现在回过头来看,这都是错误的,但这就是fate,是命。

98.回过头来Juniper正确的战略应该是:持续把NetScreen产品线做强,在Jupiter的基础上迅速refersh ISG2000.利用NetScreen的研发优势,压制对手。采用RMI的multicore的SRX去主攻运营商市场。收购的内耗导致了SRX晚了几年出台。給竞争对手留下了巨大的回旋空间而且人才大量流失。

99.SRX的成功并没有給留下的中国工程师带来该得到的credit。收购后,Netscreen的研发队伍被压制在一个很小的山谷里,在高层基本上没有任何话语权。职业发展道路基本上没有空间。骨干人员逐步流失。。。昔日的虎狼之师,已逐渐变成迷茫的散兵。。。失路之人。

100.随着PaloAlto,Fortinet,Hillstone的逐步发展,昔日的战友已经变成竞争的对手。留在Building3的NetScreen余部的日子越来越艰难。To be or not to be,that's NOT a question.2010-2012年,又是一批骨干出走。基本上NetScreen Kernel Group和Flow团队的精华流失殆尽。。。

101.2010年,我出走华为美研,开始了最后一波NetScreen余部流落民间。到2012年11月,Frank,Shuhua,Qiuyuan,Dongyi相续离开,基本上宣告了NetScreen过去骨干队伍的彻底瓦解。8年的路,多少的纷争,都成了过去的云烟。。。NetScreen的收购基本上被定义为一个可惜的story。

102.Juniper对企业网的理解的不深刻,是导致过去8年多来研发路线和战略的最重要的原因之一。NetScreen在收购之前没有调整好研发队伍层次是中国工程师被压制从而无法施展才华的重要原因之一,没有话语权。这些都是教训,也是后来者应该学习和避免的。可惜了,NetScreen。

103.NetScreen的是中国工程师在硅谷第一次以集体的形式在主流系统设备市场冲锋的一次。NetScreen是成功的,也是失败的。这是个很辩证的关系。也是个很清醒的定位。NetScreen留给海外华人的不是上市,不是收购,而应该是中国人为了生存,为了更好的生活,团结一致的精神。

104.“老兵逐渐老去,逐渐凋零”。我们都在逐渐的老去。。。过去的往事往往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会突然飘荡在心间。那时的我们花样年华,才华横溢。那时的我们一无所有。那时的我们快乐无忧。别了,NetScreen;再见,永远的NetS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