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

孟女士举报者Dean Ward

发表于:读书 2018-12-1210:10 阅读量:67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已经是最新文章


贝姐丨雪贝财经

在湾仔皇后大道东28号,发生过很多故事。

2015年之前,这栋29层大厦最有势力的枭雄是一位留着整齐山羊胡子的徐先生,他有七个名字,像幽灵一样游走于非洲、俄罗斯、东南亚,军火和石油生意给他带来的财富足以筑起“超级帝国”。

后来,一次北方之旅,让这些都成了过往。

现如今,这栋大厦里最具权力的人士是一位名为Dean Ward(迪恩-沃德)的年轻人。他2006年夏天才刚刚从伦敦大学毕业,在东方与非洲研究学院获得了发展研究专业学士学位,这是一所欧洲顶级也是英国唯一的亚非研究中心。



但是,在毕业后的第四个月,Dean Ward才在距离家乡1万公里之外的中国香港找到第一份工作,这是一家叫做 Hill & Associates(陆安安全管理)的安保公司,主营业务为尽职调查与风险情报。总部位于新加坡,在早些时候已被世界上最大的私人保安公司G4S plc收购。

只是,这一段履历鲜少出现在Dean Ward先生的简历中,因为他只在此工作了5个月就匆匆离职。

而后,他跳槽到了IntegraScreen,在这家公司的香港办事处任职,从2007年3月一直服务到2009年7月,离职时谋得了Manager职位。

表面上,IntegraScreen是一家国际商业咨询公司,主要为跨国公司、大型投资银行等提供商业信息咨询,实际上的主营业务是为全球性企业和政府提供尽职审查、风险筛查。这家公司也在中国内地设立有全资子公司“智诚环球管理咨询(深圳)有限公司”。

同一时期内,在一湾之隔的中国深圳,35岁的孟女士终于获得了展现自己能力的机会。在父亲创建的华为,华中理工大学毕业的她一开始是从秘书做起,负责打字、制作产品目录、安排展览会务,直到几年后才进入财务系统,得以发挥自己所长。

2007年,孟女士开始负责实施华为集成财经服务的变革项目,这个耗日持久的项目极大的提高了华为的财务和内控能力,实现了华为全球账务系统的统一化和标准化。这一功绩也让孟女士在4年后成功进入华为董事会,并出任公司CFO。

孟女士快速跃升的同期,Dean Ward先生神秘消失了。在这位年轻人的职业履历里,2009年到2013年间的4年是空白的。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因为他所服务的公司IntegraScreen在2009年春天被World-Check收购了。贝姐尝试联系了他的几位前同事,但均对他此段时间的出没一无所知。

World-Check是一家历史悠久,并在反洗钱 、反腐败和反恐怖主义融资中具有优势的公司,隶属于汤森路透旗下的金融与风险业务部门。

直到2013年春天,Dean Ward先生又出现了,他入职到了汤森路透,成为金融与风险部门(汤森路透与黑石在今年8月份完成交易,这一业务部门如今已改名为Refinitiv)亚太地区尽职调查销售主管。

在2013年到2015年间,Dean Ward的主要工作是做EDD业务,所谓EDD,就是提供反洗钱 (AML)、反腐败和反恐怖主义融资 (CFT) 等合规义务,也包括并购交易之前的调查以及首次公开募股之前的调查。Dean Ward先生麾下的项目足迹遍布中国内地和香港,日本,东南亚,印度和澳大利亚。

在2015年到2017年,他转任风险销售专家负责人,开始与一些世界上最大的银行,软件公司,石油公司和制药公司合作,协助这些公司进行反洗钱,反欺诈,完成上市背调、并购和KYC要求。

2017年快要结束的时候,Dean Ward先生迎来了自己的职业履历高峰,这位野心勃勃的年轻人离开汤森路透,加盟了一家总部位于纽约,创办并没有几年的公司Exiger,并升任这家公司亚太区副总裁兼业务发展主管,base于香港办事处,地址即位于皇后大道东28号的金钟汇大厦26层。

Exiger是一家资历年轻的机构,如他们所宣传的那样,他的主营业务是为金融机构、跨国企业和政府机构提出建议和技术解决方案,协助他们防范违规、管控风险、弥补重大缺陷并监督他们的商业活动。

但是,这家机构的客户并没有多少,最大的一个客户就是汇丰银行,他们获权对汇丰进行长达5年的大型监督。当然,这一项目的获得,也是由美国司法部强行指定由HSBC聘请。

这个事情要回到2012年夏天,湾仔皇后大道中1号、即将迎来150年生日的汇丰银行总部遭到了白宫的洗钱指控。美国参议院用一份335页的报告,指控HSBC向来自伊朗、利比亚、苏丹、缅甸以及古巴的客户提供账户和服务,洗钱9亿美元,违反了美国的制裁决议。

最终,汇丰与美政府达成和解,同意向美国政府支付19亿美元罚款,并签订了一项为期五年的延期起诉协议。受美国司法部指定,HSBC聘请Exiger的团队从2013年开始进驻皇后大道中1号的汇丰银行总部,并可以全时监督汇丰的合规操作。

2017年年底,汇丰银行当时被美方评估已完全改善了其系统,避免了洗钱的可能。按照协议,美国司法部对汇丰银行的暂缓起诉协议已经在2017年12月到期,而Exiger公司作为监督机构也应如时在2018年夏天结束。

但是,奇怪的是,在2018年年中,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和美联储随后均继续聘用Exiger作为服务机构。

如今,随着孟女士的被扣,Exiger作为华为举报者的角色终于浮出水面。显然,Dean Ward先生上任后,在被聘服务机构的最后半年,即使汇丰已被认定合规,他依然把注意力盯住了华为,并将此作为自己的第一项功绩。

在此同期,世界发生了什么我们都知道。

这也一定程度上解释了Exiger为何能够得到继续聘用。当然,对于Dean Ward先生而言,也将成为这起案件的关键先生。

戛然收尾,静观此案,期待孟女士归来。

“华为女婿”刘晓棕

大摩/文

孟女士的听证会开始之前,“她瞥了一眼身后的丈夫刘晓棕,后者则向她竖起了大拇指。”

刘晓棕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刘与家族显赫的妻子已共同生活多年,活动轨迹包括中国内地、香港、加拿大温哥华等地。两人生育了一个女儿,现已10岁。

这位华为女婿现年40多岁,曾经是华为员工,近两年低调行走在科技和资本圈,多以晴福投资董事长的身份亮相。

两年前,刘晓棕曾经公开讲述了自己在华为的经历。1996年,刘晓棕大学毕业后校招进了华为,从国内营销到海外市场,从销售员到项目经理、再到子公司CEO,十年华为职业生涯非常丰富,他自称是“从一个大学生成长为一方诸侯”。

刘晓棕自述曾一度负责华为在辽宁省的销售,2001年前后被派到墨西哥开拓海外市场。2006年刘晓棕离开华为——不清楚这是否是妻子家族的要求,但以女儿年龄推算,当时两人可能已在一起。

离开华为后,刘晓棕自称和朋友创业。公开资料显示,他在2006年注册成立深圳忆生生商贸公司,从事红酒贸易。这家公司在2018年初进行了大幅增资,但很快又停止了营业。

2013年,妻子摆脱多年低调,站到外界聚光灯下。刘晓棕则在其后参与投资筹建了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这是当地一所号称投资10亿的高端私立学校,2015年正式建校。

2015年8月,刘晓棕出现在重庆加中投资的股东名单上,持股40%,次年3月他又出现在重庆德普教育的股东名单中,持股近20%。重庆德普教育是重庆加中投资的子公司,负责运营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

2016年,重庆德普外国语学校一周年庆,妻子和刘晓棕共同亮相并分别发表了演讲。当地官员证实,这所学校是刘与妻子共同投资的。

公开信息显示,刘晓棕现担任德普外国语学校的监事会主席。一张网络照片显示,他获得了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硕士。

刘晓棕近两年以晴福投资董事长的身份露面。晴福投资成立于2015年10月,注册在香港。

2016年5月底,刘晓棕在华兴资本的一次活动上分享了自己对华为战略的观察,此后他又参加了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牵头组织的一个新经济企业家学习班,同班同学包括任宇昕、王兴、张一鸣、程维等中国知名互联网公司的创始人与高管。

但直到本周,刘晓棕的名字才随着妻子的严重遭遇引起外界关注。无疑,他短期内将被同样置于聚光灯下。

发表于:读书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已经是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