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

手机涉黄利益链“潜伏” (zz)

发表于:生活 2009-12-075:05 阅读量:1,013

《财经》特约作者 卫星

  11月13日深夜,北京的赵女士经过儿子房间,直觉告诉她,已上初二的儿子并没有像往常一样进入梦乡。她轻轻地走进儿子的房间,发现儿子正蜷缩在被子里,用手机跟几个同学交换着一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查看之后,赵女士发现,这些照片都来自几个手机WAP色情网站。

  第二天,赵女士在中央电视台看到关于“手机黄祸”问题的报道。接下来的一周时间,报纸、网站、电视,赵女士异常关注各类媒体的相关报道。

  在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中,手机色情网站背后的利益链条逐渐浮出水面,三大运营商成为其中关键环节。

  11月30日,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公布了最新的十家互联网接入服务商,其中包括上海联通和上海电信等下级互联网接入服务商。这表明除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及中国电信等运营商也大量存在接入网站涉黄问题。

利益链条

  11月26日,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党组书记、副总经理张春江表示:“中国移动是一个负责任的国有特大型企业,我们绝不赚这个黑心钱,我们也从来没有赚过这个黑心钱。”

  同日,一篇署名胡虎、标题为“板子不要都打在运营商身上”的文章,开始在网上流传。其主要观点为,首先不能排除,运营商内部有极少数人,有纵容色情内容的传播或链接的行为。但这毕竟只是极少数。其次,手机上网大量涉黄流量,不是来自“移动梦网”等运营商直接掌控的封闭手机网领域,而是来自运营商管控之外的独立WAP网站。这些独立网站往往不备案、身份不定、行踪飘忽、经常盗取链接,不少还“身在”国外,无论是备案核查、技术拨测,还是举报封堵等,管理起来困难极大。

  但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电信业人士并不认可这种解释。该人士称,手机涉黄由来已久,并非这一二年才有的新鲜事物;何况,其间一直伴随着大量的用户举报和投诉行为,加之涉黄IP地址被关闭后很快就重新开张等事件,岂是“极少数人”所能左右。

  “从2002年起,三大电信运营商们总是在各种场合信誓旦旦地出面保证‘一定严打’、‘坚决关闭’,按照这样的处罚力度,涉黄的增值业务提供商,早就该全部关门歇业了。但事实是,随着2.5G、3G时代的到来,‘手机黄网’似乎又出现了新的‘历史机遇’,在今年热销的某美国品牌智能手机上,甚至出现了专门下载‘艳图’的免费软件,令人惊叹。”上述电信业人士说。

  据媒体报道,经营电信增值业务、提供商(SP)业务达七年之久的林先生向记者透露,电信运营商在2002年左右就意识到SP是一个很容易赚钱的领域。无论是SP的按月扣费,还是用户上黄色网站产生的流量费,累积起来都是庞大的数字。“开始的时候,运营商和我们三七分成,后来五五分成,再发展到前两年七三分成;可以说无论是涉黄的还是不涉黄的SP,其产生利润的大头,是被电信运营商拿去了。在这样的背景下,每年关停多少家违规SP的承诺,就显得很苍白。因为许多违规的SP上半年关门,下半年换个公司名字再开,运营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SP从事的还是先前的业务。”

  除了台面上的利益分成,看不见的利益输送更可怕。上海文广相关人士向记者透露,SP除了规定的利润分成,还要定期花费巨额“公关费”,以保证自己不被“打入冷宫”。而另一个业界秘密是,许多SP本身就是运营商自己的人在经营。

  “简单来说,一条手机色情信息内容的发布,一般要经过三个环节:运营商、SP和WAP网站。”北京邮电大学一位曾长期关注移动增值业务的人士透露,“SP在运营商和WAP网站间牵线搭桥。”

  中央电视台评论员刘戈认为,一些运营商特别强调所谓手机互联网的开放性,其实手机互联网和互联网之间区别很大。互联网完全开放,好比一个城市街头的大马路,谁的车都可以开上去,谁的车都可以走;而手机互联网则相当于一个高速公路,也就是说出口和入口都是他在把持着,“钱由他自己收,内容由跟他关系密切的SP提供,内容涉黄跟他怎会没有关系?”

  一位曾与某运营商合作、提供彩铃等业务下载的网站负责人对记者说,目前正面内容都由运营商自己做,只有擦边的东西才让内容商提供,而用户下载的费用肯定是先到运营商账上,然后双方分成。

分成模式

  在这个链条中,共涉及四个主体。

  其一,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三大电信运营商,为手机网站提供接入服务,为增值服务商提供类似移动梦网的平台和代收费服务,并从增值服务中获取利益分成。

  其二,SP与各大电信运营商签订代收费协议,给用户提供包括短信、彩信、彩铃、游戏在内的数十种手机增值业务,同时,为推广这些业务,往往跟电信运营商一道,将广告交给广告联盟去推广。

  前述林先生称,从SP的获利模式来看,同“手机报”“NBA球讯”这样的SP服务一样,“擦边球”性质的电信增值业务,最初也收取“包月费”。这样的“包月费”少则五六元,多则10元,而中国手机用户庞大的基数,即便只有1/10的用户点击短信、彩信中的链接,SP获得的收益也相当可观。

  在鼎盛时期,一个小型SP的总投资不过百万元,这样的投入几乎在当月就能收回成本,年收益更是轻松就能突破千万元。许多风险投资也瞄准了SP,为其提供融资上市,也是看到了其中的暴利,“一个毫无技术含量的产品,轻轻松松就能赚上几千万,经历过这样的疯狂,谁还愿意去投资其他领域。”

  一位从SP转型为手机门户网站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SP服务是和中国年轻一代的手机热同时兴起的,当具有GPRS功能的手机开始在年轻一代中普及时,通过手机下载铃声和桌面,开始风靡大街小巷。“起初的时候,SP也想好好做产品,自从一些‘头脑活络’的SP发现了新的生财之道,SP产品开始发生了变化。 ”

  其三,独立WAP网站。目前在中国开办一个网站,1元钱就可以注册一个域名,租用3个G容量的服务器空间,一年的费用也仅需251元,每天的收入却高达数百以至上千元,而一个色情网站从开办到被监管者发现,一般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这个周期足以使网站的开办者获得高额利润。一些来源于国外的成人网站的淫秽色情图片和文字,经过不法SP和独立WAP网站收集后,放到手机WAP网站上进行传播。

  手机黄网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通过短信、彩信推送的形式,将网络链接发到用户的手机上。另一类则是专为手机屏幕设计的色情网站,通过WAP搜索引擎获取点击量。而无论是短信推送还是开设手机专用网站,“手机黄网”最为关键的始作俑者就是SP。

  其四,广告联盟。承揽手机增值业务广告是其最赚钱的业务之一,广告费也是独立WAP网站的主要收入来源,其广告投放方式极易诱导网站向淫秽色情网站转变。

  有媒体将该四大主体的运作模式概括为:一些人为“来钱快”建起了手机色情网站——手机色情网站主要靠寻找广告放在自己的网站上才能盈利,因此需要广告联盟的帮助——广告联盟找到合适的广告主,由广告主在手机网站上投放广告——广告主投放的大部分广告是移动增值业务提供商SP投放的——增值服务实质上是中国移动、中国联通等运营商外包给SP的,并代替SP收费。

  也就是说,SP从基础运营商那里获得一条收费通道,把自己的彩铃、游戏等产品投放到网站上去推广,由手机用户点击浏览,并从运营商那里获得收费的分成。此外,运营商还独享一项收入,即手机上网的流量费。可见,运营商是手机色情网站利益链条最上层的环节,是接入服务层层转包的源头。

运营商压力

  利益,是这个链条最大的动力。

  10月下旬,三大运营商相继公布了2009年三季度财报。根据这三份财报的表述,尽管中国宏观经济已经出现了企稳向好的迹象,但国际金融危机对实体经济的影响并没有消退,加上“移动普及率不断提高,电信行业竞争环境的变动”等因素,在新的宏观环境和竞争态势下,随着3G建设和业务开展的逐步深入,三大运营商都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财报显示,中国移动前三季度净利润为839.35亿元,仅比上年同期增长了1.8%。与此同时,虽然中国移动前三季度月新增用户高达568万,但比去年的月新增730多万已经少了很多,新增客户主要为低端客户,其ARPU(每用户平均收入)及每分钟使用量的平均收入下降,净利润远低于市场11%的预期,且这一态势还在继续。

  中国电信三季度净利润为29.8亿元,前两个季度分别为46.99亿元和37.13亿元,下滑速度惊人;而跟2008年第三季度的56.24亿元相比,缩水更是几近一半;截至2009年9月30日,中国电信的固网本地电话用户总数为1.9439亿户,比之去年同期减少了1858万户,这其中,中国电信用户数在逐步上升当中,而其最为看重的家庭用户数却在快速下滑当中。

  中国联通前三季度经过调整的利润总额为91.8亿元,是去年全年净利润145.2亿元的63.3%,其通信服务收入也仅为去年全年收入的74.2%,并没有达到四分之三的水平。

  与此同时,由于3G仍然处于巨额投入期,三大运营商都已背上了沉重的发展成本。据中国移动年初的计划,其2009年在TD业务上的投资超过588亿元。中国电信迄今已在3G方面投入900多亿元,中联通的投入计划也超600亿元。

  众多投行和业界专家都纷纷表示,随着3G竞争加剧,市场很有可能陷入新一轮价格战,并令行业营收增长受到进一步打压,对行业构成下行风险,推动整个行业进入资本支出上行周期,降低回报率。而与国际同行相比,目前国内“三足鼎立”的3G格局,背负与西方沃达丰、Verizon、DoCoMo等一样的巨额用户终端支出,也是大势所趋。

  为遏住利润增长的颓势,摆脱3G投入期入不敷出的窘境,同时还要力争上游,自中国电信行业重组以来,三大运营商在市场推广的终端、产品、资费、促销等各个环节中,都使出浑身解数,竞争如火如荼。在吸引更多的新客户以及提高现有客户的MOU(每客户每月通话时长)等指标上,也是力度空前。

  “手机用户和包括短信、彩信、彩铃、游戏等在内的传统手机增值业务,其绝对数量都在进一步增长,但是纵向比较而言,其增速放缓的迹象越来越明显。电信运营商在进一步缩减开支和使用常规性竞争手段之余,必须加紧时间开拓来钱快的新兴业务,以至于慌不择路涉黄传黄,可能性就很大了。”有电信行业资深观察人士对记者表示。

  一项业内调查显示,2007年底至2008年初,只有3%的增值服务提供商认为经营状况“良好”,50%的增值服务提供商对经营状况评价为“非常不好”,35%的增值服务提供商认为经营状况“不太好”。在此情况下,一些不法增值服务提供商将利益增长点放到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上,通过吸引手机用户访问淫秽色情文字、图片、视频等内容获取非法利益。一位曾在广告联盟工作过的业内人士表示,与他们合作的中小网站中,淫秽色情网站最高峰时达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