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

酒不醉人人自醉

发表于:生活 2009-06-1315:03 阅读量:1,018
中国酒文化源远流长,古人赋予它“礼”的内涵、“道”的意蕴、视之为“情”的媒介、“思”的信使、文的伴侣、诗的源泉。

   “酒不醉人人自醉”、“抒心的酒千杯不醉”,怎一个“醉”字了得?

   据考证,前者出自[清]醉月山人:“酒不醉人人自醉,花不迷人人自迷”,后者出自郭小川《祝酒歌》:“舒心的酒,干杯不醉,知心的话儿,万言不赘”。

  醉过方知酒浓,爱过方知情深。酒不醉人人自醉,皆因一个“情”字。

  中国文学中,诗酒常携行,人说古典文学里能榨出两种液体,一种是眼泪,一种就是酒。酒是容易使人激动失控的东西,古代那些失意文人借酒解忧浇愁,无论情愁乡愁还是士愁。斗酒之后,醉墨一挥,汪洋恣肆,胸中块垒喷薄而出,因为最能表现人的真性情,所以一不留神便写就了旷世名篇。

  想当年卓文君当垆沽酒,情有独钟,司马汉赋,洛阳纸贵;曹孟德把酒临江,横槊赋诗,惟有杜康;李青莲“醉草吓蛮书”,一纸雄文安天下。

   范仲淹的“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离情凄凄,潸泪两行,生动形象将诗人黯然思情神色,活脱现来。另一首“愁肠已断无由醉,酒未到,先成泪,残灯明灭枕头欹,谙尽孤眠滋味。”更较前句感人,读后大有同涕皆伤之感。

   宴殊的“闻琴解佩神仙侣,挽断罗衣留不住,劝君莫作独醒人,烂醉花间应有数。”与宁祁的“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大意皆同。世间唯“情”字最相重,人若不经此“情”,实是憾以终生。

  还珠格格中,“一箫一剑走江湖,千古情仇酒一壶!两脚踏变尘世路,以天为盖地为庐。”何等洒脱!一博友:“情痴今生又如何,此心虽真无处托.欲绝尘缘寻故梦,空对键盘敲楚歌。”又是多么的无奈!

   光艳的城市,闪亮的霓虹,幽雅的会所。妩媚的女子,手持高脚酒杯,低眉浅酌。玛瑙色的葡萄酒,诱惑的红酒,多情的鸡尾酒……温婉中揉入豪放的娇柔,那时女人与酒共有的傲慢、矜持和典雅。 优雅的女人与甘醇的美酒一样容易令人陶醉,女人如酒,闻酒香识女人,正因如此,女人饮酒是风景,酒不醉人人自醉。“情在时,酒不醉人,人自醉……寂寞时,发现酒比情更可靠。”

  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酒不醉人人自醉,皆因一个“愁”字。

    “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人们往往借酒浇愁,用酒精来麻醉自己,美其名曰:“一醉解千愁”。却不料“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几多感慨,几多无奈。

   酒更是许多在外游子借凭抒泄乡愁亲愁的贴物。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 当一曲“九月九的酒”和着酒香月色在耳边响起,热雾渐渐在眼里聚集,让人沧然泪下,欲“托月映故里,寄风入帷帘”,告知游子“身远天涯心在故,他日锦衣还乡时,更是月明胜此时。”

   再看李清照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位被誉为婉约派的女词人,从《醉花阴》《一剪梅》中那闺中淑女、深宅思夫、颠簸流沛的情感流露,到《声声慢》中的借酒浇愁: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抒心的酒千杯不醉,皆因一个“乐”字。

  乐在好友重逢。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醉翁之意不在酒……酒,总会让你感动,心情好的时候,酒把气氛烘托得有如锦上添花,美酒抒心,千杯不醉;心情不好的时候,酒会体贴周到,让你三杯两盏便沉沉漉漉,不愿清醒,却已醒悟……

   乐在把酒临风。中国古代的文人更是对酒情有独钟,可以说是无酒不成诗了。李白醉诗: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这一醉也许一生的名利,随着“犯上”的痛快,都抛到九天之外,换来不就是“且乐生前一杯酒,何须身后千载名”,那种神仙般的轻松与安逸吗?王维醉别:劝君更进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这一醉,“阳关三叠”变成了千古离别之绝唱。湘云醉春:醉卧青石,满身花影,宛如百十名姝抱云笙月鼓而簇拥太真者。虽然洪醉,口内犹作睡语说酒令:“泉香而酒洌,玉碗盛来琥珀光,直饮到梅梢月上,醉扶归”。酒润风姿,娇憨妩媚。难怪红学家们说:世间醉态种种,唯湘云最美。玉女无瑕,此醉如画。陆游:百岁光阴半归酒,一生事业略存诗;还有宋代范仲淹的“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成了古今多少人在饮酒时所追求的境界……陶渊明、杜甫、李白、韩愈、李贺一个个都是酒中豪杰…..倘若置一壶淡酒,约上三二知已好友“曲水流觞,赋诗和唱”,或“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或“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这时,暮色渐渐深凝,而晚风依旧,日间浮燥,悄然与风散去。如此“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人生几何?

   乐在得意尽欢。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李白的《将近酒》:“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者名。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且看湖畔酒巴,卖的已不是酒,是湖光潋滟、是此情缱绻、是繁华、是妩媚、是张扬……噫吁戏!人生得此,夫复何求?!

   乐在抒心不醉。历史的沉淀与巧合,自然的天光与雨露,人文的净化与升华,都在杯中荡漾。就连葡萄酒也是人类最精湛的文明之一。当一粒粒珍珠似的葡萄集天地日月之厚爱,玉碎香销,以造物主的旨意修成正果,滋养芸芸众生之时,就是人酒合一之境,人即是酒,酒即是人,人在酒中既能体验到百闻天籁,放怀古今,也能领悟到传统而现代,含蓄而隽永的旋律。品五粮液威士忌、白兰地、华夏长城干红,就如同阅读大自然的历史,山的凝重,海的奔放,尽在酒中。

   乐在豪气干云。“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金戈铁马,拔剑吟诗,气血河山!一壶酒,一纸扇,阔谈古今中外,兵书六论.披一身金甲,执一戟长枪,与张关同战,与诸葛同谋!跨一雪龙,带一黄犬,肩上仍是那只青雕,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戟折赤壁沙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