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

【投行简史04】唯一的“凯雷“:投资界“总统俱乐部”

发表于:金融 2017-02-0316:04 阅读量:1,417

 

CARLYLE GROUP

凯雷

公司总部:华盛顿

成立时间:1987年成立

并购领域:军工 软件 电信通讯 网络产业 电子信息 物流

投资方向:风投、并购、房地产

管理规模: 850亿美元

旗下基金: 39只

创始人:史蒂芬•诺里斯(Stephen Norris)、大卫•鲁宾斯坦(David Rubenstein)、威廉•康威(William Conway)、 丹尼尔•德艾聂罗(Daniel D’Aniello)、格雷戈•罗森葆恩(Greg Rosenbaum)


公司最早的发起人史蒂芬•诺里斯在担任Marriot收购兼并公司的税务负责人时,发现收购阿拉斯加爱斯基摩人的公司能够合理避税,这让他由此投身于私募股权投资业务。1987年,诺里斯和前总统卡特的助理大卫•鲁宾斯坦以及他们的三个律师朋友威廉•康威、丹尼尔•德艾聂罗和格雷戈•罗森葆恩一起成立了凯雷。

 

在五个创始人中,鲁宾斯坦一直被人们称为“凯雷律动的心脏”,直到今天,他还在凯雷集团中对重大投资决策负责。1973年,鲁宾斯坦毕业于芝加哥大学法学院,之后在仕途一路通畅,27岁就成为了卡特的国内政策助理。

投资界“总统俱乐部”的财富效应 

在凯雷发展早期,引入美国前国防部长弗兰克•卡路西是其一大转折点—凭借卡路西在军政界的人脉,1990年凯雷从美国陆军那里赢得了200亿美元的合同,使其赚到了真正的“第一桶金”,并由此摆脱了之前惨淡经营的局面。上世纪90年代,凯雷的绝大部分精力都用于收购从五角大楼拿订单的公司。那真是很好的时机—冷战已经结束、军工企业合同大幅减少,由此产生的廉价收购机会比比皆是。1990年,凯雷收购了Harsco、BDM International和LTV等一批军工企业。1992年,通过收购与美国中情局相关联的企业BDM International,凯雷得到了它的子公司Vinnell(该公司专门训练沙特阿拉伯的军队以保护油田)。

凯雷在军工行业最知名的要数1997年10月对国防工业公司的收购。“9•11”事件发生两个星期后,国防工业公司从五角大楼得到了价值6.65亿美元的“十字军”移动火炮的订单。此后不到一个月,凯雷决定让这家公司上市,一下子挣了近2.4亿美元。几个月之后,“十字军”移动火炮研制项目即被废除,国防工业公司又得到了新的合同。

这一切,让诺里斯和鲁宾斯坦更加清楚地意识到雇佣前政要的好处。鲁宾斯坦的一句话,可能道破了其中的玄机—“如果你把有钱人和有权人聚到一起,有权人能得到钱,有钱人能得到权”。这句话,其实可以用我们中国人熟知的“权钱交易”一词来概括。

尝到甜头的凯雷不断大规模如法炮制“卡路西模式”。公司先后雇佣了前国务卿、白宫预算主任等为其奔走。1991年,年轻的凯雷成了美国第11大军火商。

当凯雷完成早期的一系列交易之后,旗下最大的基金也不过只有1亿美元的规模。为解决这个问题,上世纪90年代中期,鲁宾斯坦请来了金融投资界最富有盛名的乔治•索罗斯成为凯雷的有限责任合伙人。在索罗斯的号召之下,筹集资金突然变得令人惊奇的容易,美国航空公司(American Airlines)、花旗银行(Citi Group)等大集团纷纷加入投资队伍。随着凯雷的名声日隆,融资变得越来越容易。仅1996年,凯雷就筹资到130亿美元。

在凯雷的交易中,那些前政商界要人起着重要的作用。凯雷集团在投资界一直被称为“总统俱乐部”: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George Bush)在1998-2003年间出任凯雷亚洲顾问委员会主席,目前仍持有凯雷的股份;上世纪90年代初期,凯雷就雇佣小布什(George W. Bush)担任旗下收购公司Caterair的董事,直至其1994年参选德州州长;前国务卿詹姆斯•贝克(James A. Baker III)在1993-2005年间担任公司的资深顾问和合伙人;英国前首相约翰•梅杰(John Major)在2001-2004年间担任凯雷欧洲分公司主席。此外,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Fidel Ramos)、克林顿政府的白宫办公厅主任麦克拉提(Thomas McLarty)以及美国前证券与交易委员会(SEC)主席阿瑟•列维特(Arthur Levitt)都先后为凯雷打过工。在凯雷,无论你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只要你愿意贡献出政治资本和人脉关系,就能领上高额薪酬。

甚至,美国人的噩梦甚至也和凯雷沾上了关系。在“9•11”事件后,人们不仅在凯雷集团的投资者中发现了富有的沙特阿拉伯人,更探寻到本•拉登家族的踪迹。布什家族竟然与本•拉登家族同时与一家美国私募股权投资公司有关,这无疑是个“重磅炸弹”。尽管凯雷集团的新闻发言人反复强调拉登家族的投资只有200万美元,但公众的反应还是非常强烈。在世贸大厦轰然坍塌的那一刻,凯雷闷声发大财的好日子一去不回了。据美国媒体的相关报道,就在新闻媒体准备深挖线索的时候,凯雷却设法躲过了公众的盘问,并迅速与本•拉登家族的那一小部分投资脱离了关系;而小布什的手下采取了将总统与此事隔离的策略,使布什家族的声望未受到致命的损伤。不久之后,出于避嫌的原因,布什与梅杰陆续退出了凯雷。但这一事件,已足以使凯雷一时名声大噪。

乔治·赫伯特·沃克·布什

在凯雷亚洲市场的开拓过程中,老布什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1997年的东南亚遭遇金融危机,让凯雷觉得介入东亚的时机来了。1999年,凯雷在曼谷召开了首次亚洲顾问委员会会议,由老布什出面主持,随后老布什代表凯雷先后访问韩国、日本和中国台湾,为凯雷后来在韩国、中国台湾金融方面高达10亿美元的投资培养了商业与政治上的纽带;在日本,凯雷也成为从事合并及收购事务的著名大公司。2000年初,老布什再次访问汉城,并同金大中政府的高级官员会晤。同年11月,凯雷以6.75亿美元的价格获得了韩国第七大商业银行(最大的私人银行)—韩美银行(KorAm Bank)的控股权。2004年4月,凯雷将改造后的韩美银行以27亿美元的价格转手卖给花旗银行,不到3年时间获得了250%的回报。这以后,凯雷先后动用24亿美元的亚洲基金收购了4家公司。

1998年,凯雷任命梅杰为欧洲顾问,后来更提升他成为欧洲业务董事长。在高额薪金的驱动下,凯雷成功促使这位前任英国首相与当年一手击败英镑的索罗斯成为了同事。在梅杰的协助下,法国里昂信贷银行(Credit Lyonnais)、世界银行养老基金以及美国国际集团(AIG)等重量级资金都投向了凯雷的第一个欧洲基金,使其成功筹得了11亿美元。接着,凯雷乘胜追击,还筹集了专门投资欧洲科技公司的风险投资基金与投资欧洲的房产基金。

随后,菲律宾前总统、美国前国务卿、泰国前总理、德意志银行前行长等高官,IBM、雀巢、波音、BMW、东芝等世界最大企业的董事长、总裁等富商,先后拥有了凯雷的各种头衔。年轻的凯雷不断复制它的权钱经验,已经编织出了一张覆盖全世界的权力之网。

凯雷的高层始终不愿意正面回答关于明星顾问在公司发展中起何作用的问题。鲁宾斯坦坚持,“他们的确是打开了大门,但我们还是得呕心沥血地工作以使投资得到回报”。“在公司500个人当中,我们可能有八九个是曾经在政府工作过的。剩下的是典型的哈佛、斯坦福、沃顿的MBA们,他们做的事情跟在其他公司做的一样。”

然而凯雷的宣传册上写着前总统们的名字,凯雷的活动里闪现着前总统们的身影。前总统们的能量有多大?上世纪90年代中期,詹姆斯•贝克把鲁宾斯坦介绍给了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的皇室成员;在欧洲和加拿大,大额投资对约翰•梅杰敞开大门;而在凯雷的年度投资者大会上,大集团的CEO们排队等着跟老布什合影。“如果你打电话说,你在准备一场晚宴,詹姆斯•贝克或者乔治•布什会出席,他们(投资者)会争着参加。”凯雷一位前雇员说。

新加入的投资者认为,老布什的大名极有分量,他是前美国总统、前美国中情局局长和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他代表凯雷环游世界时,毫无疑问会给凯雷带来不少益处。有的投资者甚至认为,老布什和梅杰在过去10多年里建立的庞大关系网,保障了凯雷的交易都有利可图,他们正是冲着这些顾问才掏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