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

转载:为什么中国政府不积极发展金融衍生品市场?

发表于:金融 2018-03-0912:12 阅读量:116

2018-02-20 30投行

作者:吴名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为一个在国内外都做了快两万小时衍生品的矿工(没那么老,加班加的),我一样认为,我国不大搞衍生品,没什么毛病。知乎上要么是学生太多要么是海龟太多,充斥着书卷气和技术至上论,没几个人愿意从上到下的去理解这个市场的真实生态,以及和国外的巨大差异。

先记住,我朝不是资本主义,不是资本主义,不是资本主义,重要的话说三遍。不像美帝是小政府大市场、市场决定资源分配,我朝是大政府小市场,政府决定资源分配。执政核心的一点是和谐稳定。体现到金融市场就是两个字,掌、控。

掌意味着什么,通过四大行控制金融命脉和经济活动,配合国家战略,包括干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王首富牛吧,银行一抽贷,分分钟全球卖资产,新一代互联网国企入驻。控意味着,风险要可控,绝不允许发生系统性风险,因为金融风险意味着经济风险,意味着政治风险。

金融衍生品的作用,主要是风险转移分散、风险定价、加杠杆。然而这些对于我朝掌控金融市场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甚至还有负作用,不搞也毫不意外。

1. 风险转移:这个不需要,风险转移往往意味着利润转移,金融体系的利润大头必须留在系统内,风险我宁愿自己扛。一百多家证券公司利润加起来,不到一家农行的2/3,全市场3000多家上市公司的总利润,银行占了一半,这种肥水怎么能流外人田。而且风险转移也不需要衍生品,信贷资产里,风险低的银行挑一挑,挑剩下风险高的找个信托公司当通道,理财资金对接下就出表了。股票一样,要转移风险的都是苦逼的搞量化对冲的,结果风险是转移了,收益也没了。

2. 风险分散:风险通过衍生品分散到全市场以后,不可估不可控,更不需要。我朝治理风险的路数是,要么局部风险隔离,定点引爆后国有资产管理公司接盘,破产重组,要么消灭流动性冻结市场,逐渐消化(比如房地产限购)。衍生品一上来,把风险均匀抹到每个角落,连上面都不知道全市场到底有多大风险,一旦引发次贷危机级别的全局性危机,是绝对不能接受的。股灾后严查各类杠杆配资、结构化,就是上面意识到严重低估了场外杠杆的体量。

3. 风险定价:衍生品功能之一是能给各种风险定价,什么信用风险、波动率风险等等,对不起,我们不需要定价体系,汇率是我定,利率是我定,就差上证指数也我来定了。再说了,CDS市场定出来雷曼债券、次贷CDO的的信用风险和国债一样,structuring desk把评级公司的人拉到desk上调参数,XIV一天拉爆。。。可见所谓定价也只是市场一致性预期,反而更容易催生泡沫。

4. 加杠杆,美其名曰扩大底层资产池,提高流动性:这个不用说了,今年首要任务就是去杠杆。而且像美帝那样的玩法,比如高盛这些动不动就放三四十倍杠杆,比如10亿的MBS上能搞出来100亿的synthetic CDS对赌,可以的,这很华尔街。多出来的90亿,不是在转移风险,而是凭空创造出来的风险。这些想想在我朝都不可能允许。

其实说这些都是想多了,不搞衍生品核心原因是。。。实在太边缘化了,上面真的懒得鸟。我朝金融市场,银行最大,保险券商基金其次,什么期货之类的都是虾米,领导焦头烂额的事情多了,哪有功夫搞什么衍生品。而且按照我朝二级市场参与者的操行以及韭菜之茂盛程度,一切带杠杆的东西最后都沦为了割韭菜的工具,给上面印象很不好。别忘了我们是二十多年前就有国债期货的。

所以现在的态度就是,先搞搞看,摸着石头过河。实话说,该知足了。衍生品市场没发展起来,除了导致大量卖方人员收入无法与国际接轨以外,对金融市场的整体影响,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不要说中金所15年差点关了,就连股市都给你关了,也就那么回事,我党是见过大场面的。

说好的国际化接轨呢?我朝参与国际化的原则,一向是尽量好处全拿,义务一点不扛,对的我们就是这么流氓。WTO十几年下来,说好的全球化分工一起富裕世界大同,最后发现所有行业所有分工全被我们干了,气得老美另拉个群搞TPP。具体到金融市场,我自己的场子,为什么要按老外的规矩来,要什么都听贝塞尔的,我还怎么管怎么控怎么搞猫腻,当然是能拖就拖了。至于什么衍生工具,岂不成了境外敌对势力恶意做空的利器,更是要统统收缴。

那最后不是要问,这不成走计划经济老路了吗?这个我回答不了,你还不如去问是社会主义好还是资本主义好。我只能说,监管以及上层建筑,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堪。我回国后感受最深的,就是真正最优秀的一批人,其实在体制内,我们海龟不过是一群自视甚高的技术工人。如果管理这个市场这个国家的,真是一群什么都不懂的油腻中年男人,这个国家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成就。过去二十年,弯路是走了一些,但整体来说,没毛病,我不认为换了谁会做得更好。TG就像一个国家的CEO,你可以质疑他的专业能力,但不要怀疑他的管理水平。

======================

更新:过年喝得七荤八素的,上来看到居然这么小众的话题还这么热闹,足见我朝衍生品蓬勃发展有望,超英赶美指日可待。几个讨论比较多的问题一并作答一下:

关于境外的情况。自2008年以来,境外衍生品创新戛然而止,过去十年基本没出过什么新品种了。这直接影响到广大quant和金工毕业生的就业问题,desk quant越来越少,risk方面的位置多了一些。这个职业发展其它回答里讨论过,不多说了。

关于监管。我想说的是,不要把骂监管当成一种时尚,讲政治当成一种笑料。监管需要考虑的上上下下的因素太多,古时候递个折子还得看上面脸色是不是?各位有兴趣的,可以去股吧发个支持股指期货的帖子,感受下人民战争的狂风骤雨。现在金融监管全面趋严的大环境下,商品期权、原油期货、OTC期权和互换一样没落下,实话说,不容易了。

至于讲政治,为了达到国家整体战略下的执行力,讲政治等同于军人对命令的服从。这一点都不好笑,也不值得抱怨。如果不理解不认同,大可以换个地方,否则会很影响你的工作生活质量。牢骚太盛防肠断,风物长宜放眼量。

另外,有朋友想了解我的背景并认识一下,承蒙厚爱,先行谢过。本人前quant trader,现无业游民,苟活于乱市,不求闻达于知乎。这里熟人不少,还是匿了,以后diss起来没什么顾虑,也不用担心乱枪扫中哪位大佬被上门寻仇。

以上。值此除夕之际,顺祝狗年里各位心想事成,我兔风调雨顺、国泰民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