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栏

【投行简史12】高盛名字背后的一段恩怨情仇家族史(下)

发表于:金融 2017-02-1016:04 阅读量:1,174

洞见的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明堂老师。昨天我们分享了美国金融帝国巨头:(Goldman Sachs)高盛集团创始人马库斯•高曼的故事,家族里除了马库斯,不得不提的就是高盛的首位合伙人:马库斯的女婿塞缪尔•盛克斯。塞缪尔是马库斯小女儿路易莎的丈夫。

事实上,马库斯与塞缪尔的父亲在德国就是亲密的好朋友,到美国打拼后也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路易莎的姐姐也嫁给了塞缪尔的哥哥,两家是亲上加亲。

塞缪尔为人沉稳,十分懂事。因父亲突然病亡,他高中辍学,经营一家小干货店,承担起父亲留下的经济责任。

马库斯非常欣赏塞缪尔的为人。公司经营也日渐顺利,规模不断扩大,人手缺乏。因此,马库斯在60岁生日来临之际,宣布邀请塞缪尔加入高盛公司。

一年多后的1882年,他决定邀请塞缪尔为初级合伙人,也就是高盛第一位合伙人,并把公司更名为高曼•盛克斯公司(M.Goldman and Sachs)。

马库斯还慷慨地借给了他女婿15000美元,让他尽快结清原从事的干货生意,全身心地投身高盛。萨缪尔仅还清了这笔三年期的15000美元借款的三分之二,而由于萨缪尔的儿子沃尔特•盛克斯的出生,让兴奋的外公写下了免除余债的信函。

1885年,马库斯又把他的儿子亨利•高曼和另一女婿带入了公司,并作为初级合伙人。

1888年公司更名为高盛公司(Goldmam Saches & Co.)。

1900年马库斯退休时,又指定萨缪尔为唯一的高级合伙人。

塞缪尔野心勃勃,一心想把高盛这家原本很小的短期票据融资公司发展成世界一流公司的主导者,他和亨利一起发展了高盛的铁路债券、外汇套期交易、证券包销业务等,极大地提升了高盛的规模和影响力。

1934年,塞缪尔•萨克斯去世,享年84岁。

高盛的合伙人几乎都是家属姻亲,塞缪尔的弟弟和三个儿子之后也加入了高盛。

1929年全球金融危机,华尔街股市大崩盘,使得股价一落千丈,跌到一块多钱,使公司损失了92%的原始投资,公司的声誉也在华尔街一落千丈,成为华尔街的笑柄、错误的代名词,公司濒临倒闭。

之后,高盛选择了塞缪尔的儿子沃尔特•盛克斯与悉尼•文伯格一起领导处于破产边缘的公司,延续了盛克斯家族在高盛的权利影响。

也就是沃尔特的出生使其外公免除了他父亲的5000美元欠债,因此沃尔特在回忆时自豪地说:“我出生的第一天就做成了我在高盛的第一笔生意”。

1929年美国大萧条的阴影一直沉甸甸地压在一生谨慎的塞缪尔心头上,对于盛克斯家族来说,最大的伤害莫过于对他们家族企业名声的伤害,他们一家为高盛的成长倾注了无法计数的时间和精力。在塞缪尔人生中的最后几年里,他总是反复地问他的儿子沃尔特,“现在人们是如何看待高盛的?”

当然那时高盛公司头顶的乌云渐渐散去,沃尔特的回答能让塞缪尔含笑离去。但今天若塞缪尔在天堂俯瞰华尔街,看到今天的高盛受到如此多的赞誉和评论,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高曼与盛克斯两大家族的分裂

马库斯夫妇十分宠爱小女儿路易莎,对做事谨慎、一丝不苟的小女婿塞缪尔也是他十分欣赏和信任。塞缪尔不仅是高盛第一个合伙人,而且在老马库斯退休的1900年成为高盛公司第一个高级合伙人,高盛公司名上也赫然列上盛克斯的姓。

但裂痕也因此产生。

当塞缪尔在公司地位与日俱升的时候,马库斯的儿子亨利还作为游商,到处兜售纺织品,生活与社会地位远不如塞缪尔。1985年亨利进入了高盛,只是一个初级合伙人。

虽然1900年马库斯在退休时,将儿子亨利列为在高盛公司与塞缪尔同等的地位和权利,并在1904年去世时的遗嘱中,明确亨利也列为高盛的高级合伙人和联席领导人。

但两位姻亲兄弟间的不愉快已经存在着多年了。

塞缪尔和亨利的个性也差异甚大。塞缪尔内敛沉稳、谨慎保守多疑,而亨利则思路活跃,敢于创新冒险。

两个人如能互补,是最好的搭档。但事与愿违。个性和经营思路的差异,在父亲去世后两人的矛盾交锋常常发生,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两个家庭也刻意疏远,亲情日渐被仇怨替代。

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两人的政治分歧使矛盾进一步激化。同为德裔,亨利鲜明地支持德国发动的战争,而塞缪尔明确地支持英法。而后亨利又犯下了巨大的错误,拒绝参加美国所有银行都参加的支持英法的贷款。

因此高盛公司的声誉和海外业务受到了重大影响,成为高盛公司不可承受之重。塞缪尔和亨利的分歧也变为不可调和。

1917年亨利正式提出离开高盛。他的离去,不仅使高曼家族完全退出了高盛,也对当时高盛公司的创新能力带来了重大影响,同时也带来了两个家族的悲剧。

从此以后亨利再没有和塞缪尔讲过一句话,甚至和他的亲妹妹路易莎也如此。在此后的近百年中,两家的后人也互不往来,就像互不相识。

老马库斯在弥留之际留下了这样一段话:“我死后最大的愿望,就是我的子孙后代能像我在世一样和谐相处,希望他们能时刻准备着相互安抚,相互征询意见,相互帮助,如果需要的话,提供必要的物资帮助。”

或许老马库斯已经看到些许端倪,或有所预感,才会这样说吧。但他是无能为力了,他留下了一个伟大的公司和一个分裂的家庭,对他而言,孰轻孰重??

这就是华尔街投行大佬高盛公司名字的背后这一段恩怨情仇的家族史。